一道简单的数学题

2020-06-14浏览量857 收藏量225 325热度

和许多事情一样﹐对人生的看法有悲观和乐观之分﹐就看你如何选择分母﹐做一道简单的数学题。

悲观的人把自己还能活多久当做分子﹐自己不存在的岁月当做分母﹐就明白无论自己再活多久﹐一天或者十年甚至一百年﹐因为宇宙的岁月是无限的﹐两者一除是零。所以悲观的人认为自己再活多久都没用﹐到头来总是一场空。

乐观的人把自己还能活多久当做分子﹐多活零天当做分母﹐就发现哪怕自己只多活一年或者一个月甚至一天﹐和多活零天比较﹐两者一除是无限大。所以乐观的人觉得能够活下去就是无比的幸运。

谁是悲观的人﹖谁是乐观的人﹖我粗浅的看法﹐老男人多半悲观﹐女人不论年纪却常能保持乐观。当然任何粗浅的二分法通常都会有例外﹐不过以上的二分法很合乎生存竞争的原则﹕女人负责养育下一代﹐所以她必须相信能够活下去就是无比的幸运﹐任何新的一天都同样重要。男人在射出精虫后他的存在就非绝对必要﹐所以他会认为自己再活多久都没用﹐到头来总是一场空。

儘管人生观不过是做一道简单的数学题﹐知易行难﹐要选择悲观或乐观的人生却并不那幺容易﹐但是性别无疑会影响人的抉择。

约十年前一位朋友她罹了癌症。那时她的孩子尚在幼年。她坚决抗癌多年﹐一直到大女儿结婚﹐小儿子进了大学﹐她才离开。大家一方面感到敬佩﹐一方面觉得理所当然。

也是约十年前一位朋友他罹了癌症。没有多久他就一命呜呼撒手归西﹐留下三个孩子给他年轻的妻子。大家一方面感到遗憾﹐一方面也觉得理所当然。

一个社群(或国家)能否用以上简单的数学题﹐选择分母﹐来预测社群(或国家)的前途是乐观还是悲观﹖我猜想是可以的﹐至少应该有探讨研究的空间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推荐